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ngyanlin2010 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大海中夕阳余辉里闪烁的一滴清水,常带给人们想去拥抱的冲动。 我本无色,是日光的照耀使我透明的通体灿烂。 我本无光,却借用阳光来闪亮。 我本无味,是鱼儿和水草的滋生使我周身有了水腥味。 而我有心,很大很纯,我也有情,很深很久,溶金水阔数千里,难容一生未了情。 只因我是一滴水才汇聚成大海使地球成为蓝色,让人们的生活中时刻不能缺少,尽管我是那么微不足道,我也感到无比自豪。 必要时,我会用牺牲自身托起希望。即使那样被浪击碎,蒸发蓝天,我也是彩虹中的飞沫。

网易考拉推荐
 
 

《北京的铜印钮艺术》(高山原创)  

2013-12-14 21:10:58|  分类: 鉴赏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印文化的历史发展到今天已有三千年了,精美的印章已成为艺术收藏品的一个门类。印章之所以为人们所喜爱,最起码有以下几方面的原因:一是经过篆刻大师刻上了字的印章或印主人曾是名人贵胄的。二是印材精良与珍贵的,如金印、玉印、田黄、鸡血石印或名贵石种的。还有就是战国、汉朝时期的古青铜印。再一个就是印章雕有精美印钮,可供人们欣赏与玩味的。铜印的印钮就是这样,材质虽不名贵,印钮却惹人喜爱。

自清中晚到民国末年,北京在特殊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大背景下,涌现出一批铸印,雕印钮的高手,经几代人的劳动,本地制出的铜印及印钮曾一度辉煌,响誉全国,可称是印钮品种中的一支奇葩。这一时期的铜印的印钮题材空前广泛,较战国、汉朝以来的传统铜印的印钮有了很大的突破,出现了不少精品,丰富了中国印文化的宝库。

首先是这一时期的印钮出现了大量的人物题材,如观世音、弥勒佛、罗汉等佛教人物。又有八仙人、福禄寿三星等道教人物。还有不少如士女、关公像、童子等。佛教人物雕得庄重肃穆,道教人物雕出了仙风道骨的神韵,其它人物也都栩栩如生。这在以前的铜印的印钮上是很少见的。再有就是动物类的题材,内容更是丰富多彩,可以说是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几乎都被移植到印钮上来了。除传统的螭虎、龙凤题材以外,又出现了大量的各种造型的狮子、十二生屑、瑞兽、怪兽,以及昆虫,甚至连蜘蛛都被移植到了印钮上。各类印钮中以铜狮子产量最大,也是最常见的题材。曾销往全国各地,尤其是港澳地区。十二生屑的造型大多来自写实,比例准确,形象生动,瑞兽、怪兽、草龙雕的古意盎然,很有情趣。不少印钮取自古铜器上的造型,也有很多都是创新。还有一些博古钮、几何图形印钮与浮雕等。出自高手的作品雕工非常精美。有一华表上的“望天吼”高不足五毫米,雕刻的气度非凡,神气十足,眉眼清晰可辨,看不到一丝刀痕,堪称鬼斧神工。铜印的尺寸大小都有,常见的大多在二公分左右见方,但也有大到十几公分数斤重的,小到通高不足半寸重不到十克的,铜印的印钮价值不在大小,而在精美。这一时期不少作品的精美程度丝毫不逊色古印。

铜印的印钮制作工艺很复杂,先用蜡或铅制成印章的轮廓,通过翻砂铸成印坯,再用小锤敲击錾子进行多道工序精雕细刻,最后用硬木木炭加水磨光。光是技师用的各种各样錾子就有二三百把之多,加工不同的部位使用不同的錾子。一方精工印钮的加工工时有的长达一两个月,一般的只用几天时间,普通商品的“大陆货”手快的人一天就能雕刻七八个,这种当时只卖几毛钱一个的自然就没有什么工艺价值可谈了。

经高手制作的精品大多卖给当时的印铸局,印铸局常有学者与藏家光顾。但大多数产品都由当时较大的印章店收购,那时,东西琉璃厂的同古堂、萃文阁、王府井的东安市场、前门外廊房头条、西单等地专门刻印的商店里都有不少精品出售。

民国期间,在京加工印钮的厂家有二十几处,大多分布在宣武区和崇文区,从业人员有近百人,均是家庭作坊式生产,通常是一个师傅带几个徒弟。崇文区的鲁班胡同五号曾住着一个叫陈万庆的技师。他以善做兽类小印章闻名,尤其是他做出的十二生屑,生动而有情趣。他家售出的铜印都在印台边上打有一“陈记”二字的印记。手艺最好的技师是家住海淀温泉附近的王永海,他做出的狮子霸气十足,二目炯炯有神,很有气势。他善做成对大方的狮子,狮子头上的披毛虽说细如毫发,却一丝不乱,他做的一对狮子在当时可以卖到四五十块大洋。只是他干活特别慢,虽然说是“慢工出巧匠”,可解放后在合作社里拿的是记件工资,他总完不成定额拿不到工资。所以,干了不久,一气之下就回家务农去了。

解放后,铜制印章的社会需求量锐减,生意冷清,大多数人都改了行,到一九五六年公私合营时,只剩下二十多人了,这些人都被集中到东琉璃厂与大栅栏之间的皈子庙里头,划归为刻字生产合作社管理。一九六二年我曾去过几次,皈子庙不大,院内正中间是一座一人高的化铜炉,满地都是砂子,正殿与东西配殿都是雕刻工人的生产车间,殿内原有的大香案就成了工人干活的工作台。

到了文革期间,铜印的印钮被认为是“四旧”,铸铜雕印钮的只剩一个叫胡明的师傅了。几个徒弟们都改行干了别的,胡明今年已近九旬,前几年我去看他,谈起铜印的印钮的事,他沉默了半天不说一句话,只是叹了一口气。

北京这一特有的铜印的印钮艺术就这样失传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