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ngyanlin2010 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大海中夕阳余辉里闪烁的一滴清水,常带给人们想去拥抱的冲动。 我本无色,是日光的照耀使我透明的通体灿烂。 我本无光,却借用阳光来闪亮。 我本无味,是鱼儿和水草的滋生使我周身有了水腥味。 而我有心,很大很纯,我也有情,很深很久,溶金水阔数千里,难容一生未了情。 只因我是一滴水才汇聚成大海使地球成为蓝色,让人们的生活中时刻不能缺少,尽管我是那么微不足道,我也感到无比自豪。 必要时,我会用牺牲自身托起希望。即使那样被浪击碎,蒸发蓝天,我也是彩虹中的飞沫。

网易考拉推荐
 
 

《赵书记的内心独白》(高山原创)  

2013-12-20 00:42:29|  分类: 散文杂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书记叫赵南平,退休前是北京一家公司的书记,曾管着六七百号人。他原籍不是北京人,解放前来到了北京,因为有些文化,所以不久就当上了一名小科员。后来文化大革命来了,他就青云直上,当上了党政的一把手。

他是个有心计的人,碰到什么事都喜欢研究,爱懂脑筋,他还特别会看别人的脸色行事,尤其是上级单位的头头。他会琢磨人家的心思,这就是他成功的秘诀。

他到北京来之前本是乡下人,村里有位在京城闯荡过江湖的老人曾经跟他说过这么几句话,让他牢记在了心中,一句是“只要有了权,不怕没有钱”,一句是“劳心者制人,劳力者制于人”,一句是“别凭自己的义气办事,要看上头的意思办事”,一句是“意不由东,累死无功”。那位老兄还给他讲了某某官员得到了皇上的宠爱,一人得道就鸡犬升天的故事,又给他讲了某位武将虽九死一生,为国为民立下了汗马功劳,只因一句话得罪了皇上,不但引来杀身之祸还弄得灭门九族的史实,别看就这么几句话让赵南平牢记在心,成了他今后几十年办事的准则。

但赵南平的升官之路也不是一帆风顺,他也为此付出了很多辛苦,虽然这辛苦不是缺吃少喝,而是让他的日子过得不踏实,才六十出头就弄出一身病来。退休后本应在家安享晚年了,可他不行。因为对事情研究惯了,他的脑子总是停不下来。譬如说某某调到局里当了一把手,他立刻又了想法。

“这小子哪儿来的道呀。当年我当书记时他只是个小科员。听说他有个远亲在市里是个人物,准是他走了这条路子,要说他那两下子我还不知道吗?说起脑筋来远不如我。绝不仅仅因为年轻几岁,这小子离六十退休还有四五年,就凭这职位,三年下来就连孙子的吃喝都挣出来了,退下来还能弄个顾问参谋的活干干,照样捞外快。我要是五十多岁,有这么个亲戚哪儿能轮上他呀!”

之后又听说自己手下的小夏调到局里给局长当秘书,他心里又有了新想法:

“他不就是高中毕业吗,当年上夜大还是我批的他,弄了一张文凭就招摇过市,给局长当秘书,什么事儿不知道呀,很多事情要先过他这一关。好处也少捞不了,要不是我批准他上夜大,哪有他的今天呀,真是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也不给我道个谢,一升官就把我忘了,真不是个东西。”

最让赵书记从心里不平的是别人都办的离休,自己是退休。他越想越有气,,倒不是因为差了那几百多块钱,而是咽不下那口气。一想起来就觉得心上压了一块大石头。

“那个钱局长真是不办事,早知道这样,我那条金华火腿扔到上街喂了狗!明明跟他说好了事办成之后我会有重谢,他愣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幸亏没在他身上多花钱,要不也白扔!那条火腿算是打了水漂了。”

最让他觉得后怕的是文革结束后查“三种人”的时候,现在想起来都冒汗。

“要说那三张古画还真的起了作用,不过不送出去自己的乌纱帽也难保,哪个值呀?该舍点财就舍点吧。不过不送出去也说不定准出事,要真那样可就亏大了,这三张古画放到今天送到拍卖行,哪张不值个六、七十万呀,让那个华书记捡了个大便宜。那白老头子死前还惦记着这三张画,还让他女儿找我要。有什么证据说在我这儿呀?都快二十年了。抄你们家时我去了吗?谁证明在我这儿呢?再说华书记也死了。你白老头也死了。有谁说的清呀!

还有些本不应惹赵书记生气的事儿,可他还是那么爱生气。这是因为一个老职工的儿子来家里看他。

“敢开着奥迪来看我,哪是看我,这不是明明向我示威来了吗?要不是我当年一句话,“资本家”的帽子早扣在你爸爸头上了,给你们轰回老家是便宜你们了。回来后还说便宜话,什么‘感谢党的好政策’了,什么‘因祸得福’了,要是我当年一狠心,你爹的命都保不住。这会儿你们干个体有了钱,忘了当时轰你们上东北时你还穿着你姐姐的花衣裳呢!回来时还是个屁都不懂的傻小子,这世道变的!土包子都富起来了。说我的住房还不到他的一半,这不是示威是什么?”

还有一件让他心里越想越有气的事儿,常浮现在他头脑里。

我与资料处小秘的那点男女关系的事要是在今天算什么事儿呀,非给我弄个满城风雨,你们出差听说那边都用小姐招待,个个年轻貌美如天仙,回来后群众都装不知道,为什么我出的那点事连离休都受了影响。你们在外头花天酒地都没事?这公平吗?我这病都是让这帮小子给气的。弄了四个心脏支架连搭桥的地方都没有了。那群老头儿老太太,还让我跟他们一块蹦蹦跳跳,跟他们有什么可说的,素质太差,一个个给长个百八十块钱就高兴的不得了,见过什么世面呀?就知道穷欢乐!”

“还有那个叫马小三的,要不是他爹上我这来过两三回,我凭什么提他当付科长呀!他爹算个屁呀,不就是给局长开车的吗,拿那么点东西就给我打发了。辛经理还到医院看我,我就是让他气病的。你马小三真的瞧不出来吗?”

“一看你对辛经理的脸色就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了。一副妈才像儿!你就应该当着当着我的面打那个姓辛的几个大嘴巴!你可好,还经理长经理短的真像是他干儿子。忘恩负义的东西,连他爸爸也不是好东西!提了他之后他爸爸一面都不露了,什么玩意儿呀!”

“新上来的孙书记也不是个好东西,急着接班多一天都不让我干,过节还到我家看我,假惺惺的完全是走形式,我不缺你们这两桶油,不少你这几百块钱!简直是打发要饭的。不来我不落个清静。满嘴好听的,背地里指不定捞了多少好处呢!我在任的那二十年才是真正的清水衙门,毛主席要是活着还得搞文化大革命,把你们这群东西统统打下去!”

“尤其党政一分家,把那个王经理给乐的,招待南京客人连个招呼都不打,摆了好几桌花了好几千,他一签字就完事了,第二天才跟我说,说找我我不在。谁说我不在,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我倒不在乎你们吃什么喝什么了,就说这事儿,简直眼里没人了!我还是不是书记,还要不要党的领导了?”

“一个人没了权就好象虎落平阳,我在位的时候,求我墨宝的人多的是,一退下来想在系统的小报上发个书法作品都难上加难,真是倒了个了!先邮去的那幅说我‘已、’和‘己’写的不分了,‘已是悬崖百丈冰’读不懂,真是明摆着装蒜;后寄去的倒是发表了,但我的人名印章盖反了,他们也不帮忙纠正过来!现在的电脑技术这么发达,人头都能换一个,老头能变小伙子,一个印章调个反正会弄不了?不就是想要我丢人吗!我丢什么人,你们的责任编辑是干嘛吃的?我丢脸还是你们杂志更丢脸。还建议我多看看名家作品。什么名家?郑板桥连横平竖直都写不好,八大山人画的画与幼儿园小孩画的有什么区别?还不是让他们手下给捧红了的?说我画的梅花像山里红,树干像竹子,这属于大写意,你们要能看懂那还是好东西吗?我当年当书记时求字画的人排大队,一退下来一个都不来了,都捧新上来那小子去了。他懂个屁呀,还不是从我那学的那两下子,都是一群混帐!”

赵书记要是听说谁谁从什么职位上没到年龄就下来了,他的心里会好受些,但他依然会有想法。

“这东西太不识时务,长着眼睛干嘛用的?出气使的吗?傻瓜!长着脑袋是干嘛用的?装浆糊用的吗?傻蛋!你不下台谁下台?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吗?别人说你好顶个屁用!这事儿要是换了我,说什么也不会弄到这个份儿上!最可气的是下来后还成天高高兴兴,跟别人谈笑风生,跟没事似的。真是个臭皮囊,要是我到了那份上,早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赵书记总觉得自己生不逢时,“就凭自己的这两下子如果年轻二十岁,怎么着也得弄个局长当当,真的当上局长可就风光多了,什么事儿弄不成呀!”

一转眼,这位赵书记退休十年了,在位时围着他转的人可说是车水马龙,一退休一个都不来了,这个落差当当、时真有点让他受不了,有什么活动偶尔也回单位看看,单位的人虽然还管他叫“赵书记”,可那热情连一点点都没有了,有的见了他装成没看见,有的把门一插,拿张报纸把脸一挡,有的见了他没躲开还假惺惺的问:“您喝水吗?”可就是不给他拿杯子,所以他没事绝不到单位来。来过两回经理都说“今天真不巧,车子有事,不能送您回家。您有什么事儿要用车尽管打电话,只要车有工夫一定给您派。”可赵书记从来没打过电话,他心里明白,打了也白打,准是车没工夫。他对现在在任的辛经理和孙书记恨的咬牙切齿,可从没有嘴上说出过半句来。

赵书记在家里闲着没事儿干,脑子里光剩下回忆了。但这回忆也不都是惹他心里不痛快的,也有让他高兴与自豪的时候。那是他干的最漂亮的一件工作,赢得了局长的多次表扬,那就是‘精简机构的时候。

“减谁呢?我树的敌已经不少了。要真打了他们的饭碗,他们还不恨我一辈子?弄不好再给我下了黑手。这不比文革那会儿了,干点儿‘积德的事儿吧!这三个人不好定啊,虽然我有几个心腹之患,这会儿把他们弄下去,他们准说我是‘公报私仇啊,况且我也有短儿在他们手上,万一他们合伙到局里奏我一本,再把我给精简下去,那不是引火烧身嘛!不行,这几位还真动不得。再说,他们几个还真有点能力,让他们下去就没人干事儿了。

“那几个老实巴交的,留着还真没多大用,可他们对我是百依百顺,真听话啊。动了他们,今后合我一条心的人更少了,不行,不行….”

赵书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前思后想都不好办,但一个不动完不成指标,可怎么交代呀?

“嗳,有了!不是让我最少精简仨人嘛?我精简他五个!我成立一个‘精简机构办公室,让他们几个上那儿坐着去。一个组长,两个副组长,两个组员,工资待遇不动,被精简下来的都对他们说这是‘工作调动,不说是‘精简,他们准没意见。”

赵书记兴奋得半宿没睡着,第二天一早,立刻找来秘书,在《精简机构人员》的表格里填上了一个“五”字,并让司机午饭前交到局里,亲手交给局长的秘书。

他还清楚的记得局长在大会上表扬他的发言:

“都说‘精简机构工作不好做,我看你们还是不重视,你们看看人家老赵,为这事儿专门成立个一个办公室,一下子精简下五个人来。我给他定的是三个,他超额完成任务百分之六十六点六六六还强!这难道不值得你们学习嘛?”

这段时间赵书记真是露了脸了。这是他这么多年来实践工作的一次“神来之笔”,跟他不错的人都学着胡汉三的手势当着他的面儿说,“高!实在是高!”,这真让赵书记摇头晃脑的高兴了好一大阵子,吃起饭来都比平时香的多。那阵子赵书记最爱开会,往会场里一坐,当着众人的面儿,仿佛觉得自己变成了神仙。

可不是所有的会都让他高兴,有一回区文化馆的一个小会让他丢尽了面子,想起来就气得不想吃饭。那是离赵书记退休前不久的时候,管宣传的文科长说要到区文化馆开个文化交流座谈会。小文请假时,赵书记问的特别详细,小文说:“我也不知道这会到底是什么内容,要不您也参加?您是领导,您带队。”赵书记说:“可巧我明天没事,我也去听听。”

“要说这小文到不是存心与我过不去,也怪我多问了他几句,还不如让他一个去就完了,再说早知道是个丰富职工业余文化生活的会还不如坐在办公室里清静会儿呢?管这些闭事干嘛!”

“那个破文化馆,会场还不如我这儿的食堂好呢,再看来的那二十几号人,都是些个穷参谋滥干事,我能出席是给足了你们文化馆的面子了,就这么个破地方还在椅子上写上人名,还弄什么对号入座,跟哪儿学的这套玩艺儿?去了一回连我坐的地方都没有!”

“我在会场上转圈子你主持人也不过来问问我是谁?更可气的是这个小文,还不快快的把馆长请出来见见我!主持人问我话你还不赶快接过去,我用手指了指你,你为什么没反映?你是块木头?主持会场的这个狗东西,见了我用手指你,说‘您是文科长带来的司机呀,您到隔壁先休息会儿。’不问青红皂白,不容我说话,一拉门做了个请出的手势,堂堂的公司书记楞是让这小子给轰了出来,平时的会开的多了,受了这么一回污辱真是头一回!”

“回来后才觉出不是味儿了,晚了。从此我绷起脸来不理你,看你今后还找不找我了,要是真敢这事给张扬出去,看看我有法治你没法治你!真算是便宜了这小子了,要是我晚几个月退休,说什么也得让你长长记性。”

一天夜里,赵书记不知又想起了什么事儿让他烦恼的睡不着,于是穿上衣服跑到小区围墙边的小树林里破口大骂:“你这小子太不是东西!你要是这会儿来了我就跟你玩命!”可巧墙边有个小毛贼正想翻墙过来偷东西,让赵书记这么一骂,那小毛贼以为是让人发现了,扭头就跑了。楼下有个捡垃圾的老头听见这边有动静,以为是有人打架,就急匆匆的跑过来。那个捡垃圾的老头子曾经在这边的一个石头棋盘给人劝过一回架。两个下棋的人争得面红耳赤,说话的声儿越来越大,他就过去看热闹,后来他说“别为这点小事吵了,不值得的。”,没想到这一劝,俩人都不吵了,对他还挺客气,每人都给他敬了一支好烟。这是这位捡垃圾的老头从没有过的礼遇,所以这回听到这里有动静,就立刻跑了过来。过来一看原来只是一个人。赵书记见有人过来不知是干嘛的,怕是碰上什么真敢玩儿命的人,就急匆匆从另一条道儿回去了。那个捡垃圾的见人走了,可石头象棋盘上放着一瓶没开盖的矿泉水,和一盒只吸了一两支的中华烟。他立刻把这两样东西揣在怀里,心想:今天又没白来!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