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ngyanlin2010 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大海中夕阳余辉里闪烁的一滴清水,常带给人们想去拥抱的冲动。 我本无色,是日光的照耀使我透明的通体灿烂。 我本无光,却借用阳光来闪亮。 我本无味,是鱼儿和水草的滋生使我周身有了水腥味。 而我有心,很大很纯,我也有情,很深很久,溶金水阔数千里,难容一生未了情。 只因我是一滴水才汇聚成大海使地球成为蓝色,让人们的生活中时刻不能缺少,尽管我是那么微不足道,我也感到无比自豪。 必要时,我会用牺牲自身托起希望。即使那样被浪击碎,蒸发蓝天,我也是彩虹中的飞沫。

 
 

《这个世界上谁都比不上你对我好》(原创)  

2017-09-15 23:20:00|  分类: 散文杂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世界上谁都比不上你对我好》

沉鱼(小燕)(导师班写作课第一次作业)

 

弟弟:这是我最后一次抱起你,从今往后,我们就天各一方,彼此分离了。送走了我们的父母,我就成了你唯一的亲人,你体弱多病,又有智障,是疾病伴随了你一生。

虽然你解脱了,但你临终前,一声声唤着(...)

这是20161012日在天津港入海口处,我送弟弟骨灰海撒时,抱着弟弟的骨灰盒,对弟弟的倾诉。

弟弟出生后九个月,得了一场大病,落下了终身残疾。医生诊断为:中毒性脑病后遗症,大脑发育不全。从此以后,成为了弱智的弟弟,总是听不懂大人的话,或者说,即使他听懂了,也不会照着去做。所以,大人们没有什么好办法来教育他,而小孩子们也都不大爱跟他玩儿了。

弟弟三岁时,妈妈好说歹说,总算把他送进了妈妈单位办的幼儿园(他跟我上的是同一个幼儿园)。我记得,他入园的第一天早饭时,我从大班里偷偷跑了出来,端着小勺一口一口的喂弟弟吃饭。弟弟闹着要吃鸡蛋,我说今天早上没有鸡蛋,中午可能会有。弟弟就哭闹起来。老师过来了,命令我赶快回到大班去。之后,弟弟怎么吃饭,我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我和弟弟都是整托,一个星期才能回家见到父母。所以,我又偷着跑去看了他几次,弟弟对我说:“姐姐,咱们回家吧!”我说:“快了,等过两天咱们就回家了”。后来,回到家里,让弟弟吃鸡蛋,弟弟说什么也不吃,问他为什么?他说:“老师说吃了鸡蛋,鸡像哆米一样把你的肚子哆哆破”。记得,父亲送我们回幼儿园时,向老师反映了这个情况,提了意见。可能是老师接受了意见吧?从此以后,弟弟就不再拒绝吃鸡蛋了。

记得有这么一句话:“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因为,弟弟不听老师的话。而老师又不能严厉地责罚他,弟弟身上的毛病就越来越多。比如:不遵守纪律、铺张浪费、不诚实、爱骂人。甚至,发展到说话带脏字儿。当你问他话时,他就带着脏字回答你。好像不带脏字就不会说话似的。

爸爸对弟弟一直管教很严格。曾打过弟弟许多次。记得:第一次打他,是在国家遭受三年自然灾害期间。那是一个星期天,我和弟弟坐在小桌前,妈妈把刚出锅的包子分成两个小碟子摆在我和弟弟面前,爸爸也笑着走过来看着我们,包子趁热吃最美味,又是猪肉白菜馅,我吃得正香时,见弟弟把手里还没吃完的包子扔在地上,并踩上一脚。接着就听啪的一声,那是爸爸狠狠的打了弟弟一记耳光。这一下,把弟弟打疼了。弟弟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我也被爸爸的样子吓哭了。只听爸爸大声吼着:“我和你妈攒了一个月的猪肉票,给你们俩儿做了这顿包子。你把馅吃了,把包子皮拽在地上,还用脚踩。太可恶了!!!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弟弟还在哭,妈妈也没有来哄他,而是把弟弟刚扔在地上的包子皮捡了起来。我看得出来,妈妈很伤心。后来,每当爸爸用打骂来教训弟弟时,总是会提到这件事情。伴随着弟弟渐渐长大,弟弟身上的毛病也越来越多了。而弟弟又总是改不掉毛病,就越来越不被爸爸妈妈疼爱了。

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更何况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粮食是多么的宝贵,有多少人因吃不饱而病死、饿死了。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爸爸那样的凶过我们。听了爸爸那些话,我都不舍得吃手里拿着的包子了。但是,弟弟是弱智,他能听得懂这些话吗?也许用打骂能让他记住这次教训,让他知道自己犯了多么大的错误吧?

弟弟到了该上小学的年龄了,让爸爸妈妈很是发愁。可巧,赶上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弟弟的运气好,有我帮助他。弟弟的口齿不清,连爸爸妈妈都听不懂他说的话。而我却能听懂他说的每一句话。或许是小孩能体会小孩的心理活动吧?或许是我们姐弟俩人心灵相通吧?从小,我就当了弟弟的翻译。所以,谁听不懂弟弟的话,都来问我。

爸爸让我用我学过的小学一年级课本来教弟弟语文和算术。反正,那时候学校不上课了,一天,除了玩儿的时间,我还有不少时间可用来教弟弟学文化。我也是很高兴的!第一天,我和弟弟面对面坐着,我叫弟弟“手背后,腿放平,眼睛往前看”。弟弟听懂了,能照着我说的去做了,我们都很开心。可是,教他语文和算术却是很难的,越往后教他越难。一天要教她许多遍,他还是学不会。可把我这个小老师为难死了!教他算术时,我用手指掰着他的小手指帮他数数。数啊,念呀,一遍又一遍,他还是学不会!一次,我急了,也打了他。只见弟弟先是哆嗦一下,瞪了我一眼,我就哭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听见弟弟说:“姐姐我错了,你别哭”。可我心里还正在委屈,就说:“你要是再不会,就让爸爸教你。”弟弟只说:“不要”。他,人虽然笨,但还不很傻,知道爸爸教他,更要打他了。

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我的一段辛酸经历呢!可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弟弟十岁那年,赶上复课闹革命。小学的老师特意来家招生考试。老师出的考题有加法和减法,弟弟掰着手指数着、算着,好多题都能算对了。我在一旁看着很高兴。来看热闹的小伙伴们也都惊讶的发出了赞叹之声。老师问站在身边的妈妈说:“你们用了多少时间教会他的?”妈妈笑着回答:“我也不大清楚,都是他姐姐教会他的”。从此以后,每当我读到“欣慰”这一词语时,就会不由得想起弟弟的那次入学考试。

弟弟刚上小学还没学完一年级,妈妈就要被下放到五七干校,为了减轻爸爸的负担,为了让我能好好学习,妈妈把弟弟带到了湖北五七干校。可是,弟弟和妈妈在一起没住多少日子。五七干校的领导就不同意弟弟留下住了。弟弟又被送到了一所寄宿学校继续上学。在那里,弟弟遭到了同宿舍的同学的欺负。他们用绳子捆着弟弟吊起来打。第二天,老师非但没有对这一打人的恶劣行为严厉批评,管教。反倒对弟弟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弟弟一气之下,就离开了学校。据弟弟说,他走了一天,天快黑了,才找到了妈妈住的地方。五七干校的叔叔阿姨们都惊奇的问弟弟:“是谁把你送回来的?”弟弟说“一边走,一边问:五七干校在哪儿,就来了。”可是,谁都不肯相信,像这样一个傻孩子,走了那么远的路,还能找来。现在想起来,我也觉得弟弟很神奇!很了不起!

爸爸上班路远,工作又忙。加之,因两次大吐血,身体很不好。于是我就负担起了照顾弟弟、做饭、买东西等家务劳动。弟弟的生活安定了,身体也不像刚从湖北回来时那般瘦弱了。但弟弟经常逃学,爸爸经常被老师叫到学校谈话。这样,老师便了解我家的困难,主动找同学来我家帮助弟弟做功课,减轻了我的负担,也使爸爸能够安心工作了。回想起这件事,我非常感激弟弟的好老师和那个常来家帮助弟弟的同学。他们为弟弟所做的事情,像春风化雨滋润着弟弟那颗幼小而受伤的心灵。但是,弟弟爱撒谎的毛病始终没有改过来,他逃学不能按点回家,问他去哪儿了?他总是谎话连篇。不知挨过爸爸多少次打。但弟弟不肯求饶,一次爸爸急了,让他罚跪。弟弟宁可再挨打,也不肯跪下。多少次,都是我挡着,站在他们中间。爸爸总是说我护着弟弟。我责问爸爸:“老师还打人?”。爸爸的脾气不好,气急了,连我都打。

可我那时,哪里知道爸爸心里有多少难言的苦衷。记得,小时候爸爸常对我说的一句话是:“将来你长大了要靠你自己”。长大后,爸爸才对我说:“谁不想望子成龙,可你弟弟自从得了那场脑病后,就永远只有七岁孩童的智力了。我不严厉管教他,将来你们就拿他没有办法。”是啊!撒谎,浪费,这些都是思想品质的问题,不教育孩子就要学坏。而弟弟因为智力问题,不能接受针对普通人的教育。应该对他进行特殊教育。可是,在那时,社会上还没有特殊教育机构,弟弟就是在爸爸的打骂声中成长起来。

终于盼到妈妈从外地回到家里,不再离开我们了。弟弟后来也有了工作。

弟弟从1977年参加工作,直到退休。受到了所在单位领导的照顾和同事们的帮助。我也为了保住弟弟的工作。曾经多次到弟弟的单位和领导谈弟弟的工作问题。第一次是因弟弟旷工九天,险些被单位开除。第二次是因为弟弟常请病假,单位劝他吃劳保。第三次是弟弟得了慢性肾炎,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我找到单位领导请求给弟弟调整工作。第四次是弟弟因在夜间值班时,倒渣土险些引起火灾,被单位劝退,我接弟弟回家。第五次是弟弟的单位为节约开支,要求不在岗的人员交自动离职申请。我却给弟弟办理了内部退休手续。我为了弟弟要经常去交涉事情。与人说到伤心处时,我总是泪流满面。在我的不懈努力下,弟弟的工作保住了,退休和大病医疗都有社会保障。弟弟的肾病直至发展到肾衰,透析了八年半的时间,都是由我来照顾弟弟。因为父母都过世了,我就成了弟弟的监护人。但弟弟最后还是死于恶性肿瘤,癌细胞已经转移到肝脏和骨头。在医院的病床前,我拉着弟弟的手,弟弟指着我,声音很小,说:“姐:你对我最好!”

弟弟在弥留之际,一声声唤着我“姐姐……”,让我无法忘记。他那双充满无辜的大眼睛更是永远在我的记忆里。在弟弟离开人世前,我握着他的手,大声地说:“不要害怕!弟弟:姐姐就在你身边。你放心走吧!姐姐会为你处理一切事情。走吧,弟弟:你这辈子太苦了!姐姐只乞求你下辈子能得好福。我低声哭泣着看着弟弟走了。

悲俯首,泣饮寒,苍生祭文传,用心相待一生缘,送归登海船。天之灵,海之眠。亲人皆逝去,海风别恋涛声缠,四海任弟还。站在海船上,我默默地说,“弟弟:多愿大海能了解我的心,让你在海的怀抱里得到安慰。多愿真能有来世,把你今生没有得到的感受都还给你。虽然我们今生分离,但你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沉鱼(小燕)写于2017.9.15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